心情日記

從沒想過,林覺民與妻訣別書的經典名句:「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會出自兒子的口中,錯愕之中,我佯裝無事人般掛下電話,一時間,心如刀割,淚如泉湧。

一個癌症的母親,一個依賴型糖尿病的兒子,這一世,對我們母子而言,要修習的功課著實高難度。為了讓兒子安心,我樂觀的與他相約:「癌症不會讓我倒下,相對的,你也一定要把自己顧好,不要讓我操心。」母子二人你牽著我,我繫著你,一路上縱使連病危通知書都簽署過數回,那扯不開的臍帶,從沒讓我們放開彼此緊抓的手,一走十二年。

即便說只是閒聊,但是,兒子的言語聽在我耳中,卻猶如千萬根針刺在胸膛。我曉得懂事的他是怕我無法承受失去他的痛,然而,即便我先走,果真能放得下那牽掛著他的心?

說我逃避也好,說我駝鳥也罷,回首這一生的坎坷,雖然窒礙難行,可是,我們在各自的天空下,都活得多采多姿,既然如此,何不珍惜相聚的分秒,卻要碰觸殘酷的生死問題?

且把該老天爺負責的事,歸祂處理,我們還是一樣充滿信心,微笑地過我們的日子。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石姐,好

    讀您這篇,真的替您捏了把冷汗,您是如何捱過大學四年?若您選擇的是文學院,或是您心中最喜愛的系所,那四年將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我要是天天面對化學式,肯定瘋掉,變成長髮瘋女在校園裡嚇人.

    您就是如此優異,才會有那麼出色的兒子,打從心底欽佩.^^

    謝謝分享,讓我們又得以多認識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