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深

學測放榜後,兒子未告知我便逕自到補習班徵詢工讀職缺。返家後,他興致勃勃的跟我報告:「我已經和補習班談妥了,一間時薪二百,一間三小時五百。」望著兒子稚氣未脫的臉龐,我有些心亂如麻「他是急需錢嗎?」「他賺錢的目的是什麼?」孩子似乎看出我的不安,有些腼腆:「跟妳每個月幫我買醫療耗材的錢相比是不多啦,不過總是不無小補。」頓時一陣鼻酸,我淚水猛地潰堤。

仔細思量許久,課輔的工作不會太累,姑且讓他先行體會生活之不易,畢竟,他總要學會成長,父母無法永遠為子女安排一個無風無雨的安樂窩。得到我的首肯後,兒子興奮的上工去了。

算準他回宿舍的時間,我打電話問他:「喉嚨痛不痛?」小子有些吃驚,卻佯裝無事人般,啞著鴨子般的嗓子笑唱道:「錢拍嘆(閩南語)」,我緊接道:「還好,還沒有〝某細漢〞(閩南語)。」母子二人在電話中,不約而同撫掌大笑。聊著聊著兒子口吐真言:「喉嚨還真痛!妳怎麼曉得的?」紅著眼,我機會教育:「當教職的,哪一個沒有慢性咽喉炎的,這下你就知道,平常老師教你們有多辛苦了吧!」電話那頭,兒子默不作聲。「泡杯蓬大海加羅漢果吧!」我心疼地教著他如何保護聲帶。

母親節,兒子跟補習班請了假,專程回家陪了我一整天,一直嚷著要請我吃飯,他亮著黝黑的眸子:「我以前就說過:『賺得第一筆薪水,一定要帶妳吃頓大餐。』」望著已高出我一個頭的兒子,胸口被感動與幸福脹得滿滿的,揉著他的亂髮,我笑出一臉燦爛。

孩子,再高檔的美食,也比不過你這份心意,有子若此,我此生已無所求!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