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是天註定

九二一地震過後,搬到學校宿舍暫住,老公的朋友送了五棵松樹來,希望我們能在拈花惹草之際怡情養性,忘懷一切煩憂。

一恍十年,退休後搬回豐原,松樹苗已然長大許多,放在巷弄間連轉圜餘地都沒,加上水泥地上沒有土氣,原本綠意盎然的松樹變得一片焦黃,奄奄一息。

公寓中不適合栽種大樹,為了松樹去留問題,二老每日爭執不斷,終了,決定效尤陶淵明…歸隱山林。

為了吸取更多的資訊,我報名參加民宿經營與管理課程、自然生態研習課程,期望能有計畫的按部就班規劃自己未來的家。同時,開始接觸房仲業,尋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家園。

看了十幾塊地,交通方便的…價格驚人;在能力許可範圍的…價廉地不美,二者皆能接受的…坪數不夠,無法申請建農舍。二個合計百歲的老人,風塵僕僕翻山越嶺尋找理想世界,樂此不疲。

那日無意中翻閱聯合報徵才版,突然一則廣告躍入眼簾,古坑樸園休閒渡假民宿徵管理人員和工作人員,上面還註明:退休夫妻為優,我眼睛為之一亮,喊老公來看。平日閒散慣了的老爺,難得的積極起來,一聲吆喝上車就往古坑行。

甫進樸園,三千坪的園區,綠葉成蔭,碧草如茵,彿彷是老天爺專程為我們量身訂做的天堂,我和老公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個清幽雅緻的民宿。

人與人相處就是一個「緣份」,與負責人相談甚歡,一個小時後,驅車返回豐原,傍晚便接到黃先生的邀約,請我們實地住一宿,親身感受箇中滋味。宛如中了特獎般,我和老公雀躍不已。

儼然現實版中的麻雀變鳳凰,前一日還在掙扎是否要花百餘萬購買雜草林,後一日,我登時變成三千坪豪宅的管理員,一切猶如置身夢中,令人無法置信。

為了當一個勝任愉快的工作者,每天清晨六點起床,掃地、擦桌椅、拖地板,我全身筋骨痠痛,生活被綁死在園區,腦袋一片空白;但是,夜晚漫步在沁涼如水的庭院,嗅著隨風陣陣飄來的花香,清晨在蟲鳴鳥叫聲中睜開惺忪的雙眼,那種幸福和愉悅,絕對值得我以勞力的付出。

年過半百,對於「命運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詞,我愈來愈信服,也愈加能體會為什麼老一輩的人總喜歡說:順其自然,原來,這都是生活中取得的經驗談。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