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的好茶

每和人談及外子是鹿谷人,大家不約而同的反應都是:「妳婆家有種茶葉嗎?」嗯,這個答案就有些複雜了。

外子家的確曾是茶農,當我初為人婦時,每年五次採茶,我都必須配合請假回家幫忙。初始,還滿心嚮往當茶山姑娘的浪漫,看到大夥人手一個竹簍,瞬間就是一簍青綠,我興沖沖自告奮勇要求上山幫忙。

走了不到一半行程,眼見大家健步如飛,我卻是大汗淋漓險些四腳並用才勉強站穩不會滑下斜坡。終於抵達茶園,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沒注意到,每位採茶婦大姆指和食指不但貼著膠布,膠布上還纏著刀片,大家邊聊天邊採茶,一副輕而易舉的模樣,只有我這個菜鳥,用指甲摘茶。沒採過茶不知道,雖是兩葉一心的嫰芽,茶梗的靭度不容小覷,沒採幾分種,我的食指是又紅又痛,別說浪漫的茶山對唱沒聽到,下山還是小叔一路扶著我才沒一路滾到家,茶花女的夢幻破滅了,自此,我只能在家掌廚,負責所有工作人員的餐點。

向來只喝香片的我,自從嫁到鹿谷,不知不覺也養成了非烏龍茶不喝的習慣,很多同事知道我家種茶,想買茶,因主管的一句至理名言點醒我:「同事之間最好不要有生意往來,賣得便宜沒人謝,賣得不合口味連感情都會破壞了!」,於是,工作了廿五年,我家的茶葉只送不賣。

九二一地震,震裂了我家的茶園,戲劇般的變化,餘震時地層又自動閡上,只是土質似乎所有改變,茶葉就是再也種不起來了,茶園變成了果園。

自從家中沒茶葉出產了,肚中的茶蟲難耐無茶之苦,於是,我和外子也成了覓茶一族,這才發現市場上的價格天差地遠,坊間冬茶少則一、二千,春茶二千起跳,更遑論高山茶,動輒五、六千起價,可是茶農的收益卻不見優渥,一路看下來,心中頗是不忍,我一直想:有朝一日待我有空,成立一個茶農直銷站,買者受惠,賣者合適。

暑假兒子剛考上大學,和外子回鹿谷,和在清境農場種高山茶的鄰居談起目前大陸客來台大批購茶,茶價驚人的新聞,這才發現原來真正受惠的並不是茶農,有些遊覽區的茶甚至是越南進口的,不但毁了台灣茶的口碑,更造成市場價格的混亂,鄰人年紀大了,不懂電腦行銷,也不知如何打開市場,退休在家的老公一口承諾要幫他的忙,一方面也可以提供愛茶人士一個合理的價位。

記得以往上班時泡茶,每天清茶葉時,總是弄得一手都是茶末,垃圾筒也是濕漉漉的,學生清圾垃筒時都一臉嫌惡,當時就想,如果有人發明袋茶就好了,這次和鄰居相談甚歡,我建議他改做茶袋,方便上班族沖泡,沒想到賣高山茶的他竟願意提高成本做袋茶,真是大好消息,我應允他為清境茶當代言人。

如果,您正好也是愛茶一族,何妨跟茶農直接購買便宜茶,想試試嗎?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