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當愚人

她一直是圖書館的常客,與眾不同的是:別人是來借書,而她是純來聊天的。對於每次進來就自行拖張椅子坐在櫃台前的她,初始我覺得很不習慣,久了,慢慢瞭解她的身世後,我釋懷了。

單親家庭出身的她,因為母親在KTV中擔任公關,生活作息與她完全沒有交集,她渴望被關愛,於是,每次下課十分鐘,她把所有的時間花在我這個不苟言笑的圖書館阿姨身上。

有好幾次在訓導處前看到她因遲到被罰的身影,屢次勸諫改善,不見成效,終於她願意剖開心房告訴我實情,有時,是媽媽喝醉了,回家吐得不醒人事,她又要幫媽媽更衣,又得刷洗房間,早上爬不起來;有時,是有心事想和媽媽撒嬌,一等就是二、三點,早上自然起不了床。聽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的悄悄話,我的心被不捨給揉得好酸好痛,於是,無視別的孩子側目相看,三年,我的櫃台前永遠保留一個位置給她。

畢業後約莫二個月,她跑來學校找我,說母親重病人在台北,她身無分文,想跟我借車資。同僚在旁一直暗示我錢可能有去無回,內心掙扎許久,我自錢包中抽出了三仟塊交給她,她飛也似的離開了圖書館。再次見面是二年以後,她沒提還錢的事,我也當一切都沒發生過,照樣跟她敍舊,同事們知道事情原委的人莫不笑我是呆子,但是,靜夜思來,就算事情再發生一次,我還是會不經思考的把錢拿出來。我深信人性本善,情願自己是被騙了,也不希望因為懷疑,而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任她自求多福。我樂當愚人!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