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繽紛樂園徵文….咱娘倆

引用文章2010繽紛樂園徵文「我」

看到我為「十字小說」的作業絞盡腦汁,他不經意的隔空丟來一句:「生老病死,他回眸一笑!」頓時,鼻子一酸,眼眶充滿了淚。我佯裝沒聽懂他說什麼,草草結束與他的對話。

回到書房中,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他,是我那未滿二十歲的獨生子,去年,以狀元之姿榮登台大物理榜首,是一個人人稱羡的佼佼者,然而,有幾人得知…短短十餘年,上蒼給他的考驗幾近嚴苛,若果真能做到回眸一笑這般灑脫,他又怎會一字一血淚地訴說人生之於他的意涵。

五歲,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年齡,在別人幸福的享受母愛時,因為我的癌症,他的快樂童年憑空消失了。

借住外婆家時,看著眾人垂淚的場景,他心中不安地恐慌著,深怕再也見不到母親。在幼稚園老師帶著小朋友參觀郵局時,他寫了生平第一封信,那是一篇用注音符號寫的信:希望媽媽早點回家,我好想妳。那封信寄到家中,讓身為醫師的舅舅掩面哭出聲,家人怕我難過,瞞著住院開刀的我,直到二十天後我出院,獨自靜養一個月後,接兒子返家時,這封信才送到我手中。

摟著一下子變得成熟許多的他,不捨的淚,逕自無聲無息滑落臉頰,恍若隔世的重逢,讓我對他更加愛憐,但,也更加嚴格。

我急著教他自立,急著要他快快長大,還沒上國小,他已然會自己洗頭、洗澡、更衣,當我累得倒卧沙發沉睡時,他會拿他的小被子幫我蓋,獨自守候在我身旁讀書寫字,直到我清醒,歉疚的幫他檢查作業、簽聯絡簿,他才放鬆心情快樂的摟著我的脖子,親我一臉的口水,我們彼此活在對方心中最深的一個角落。

小二,他出人意料的參加縣資優生甄選,進入台中縣唯一一班資優班,他整個人像是隻剛驚醒的睡獅,狼吞虎嚥的大啖資訊,處處在在顯露讓我瞠目結舌的表現。

快樂的光景不過短短半年,在學校的健檢中,發現尿液異常,一個月不到,確認是幼兒依賴型糖尿病,自此,他便成為胰島素的禁臠。為了讓他不孤單不害怕,我告訴自己絕不能先倒下,於是,我開始教他如何幫自己打針、如何預防低血糖昏迷、如何控制飲食、如何監控血糖,直至此刻,我方了悟,上天原來早有安排,大學選讀食品營養,一直戲稱沒學以致用誤入歧途到學校當幹事的我,怎料到原來這門學問是要用到自己兒子身上。

十幾年前,國內尚未有人重視健康飲食這一個區塊,如何要一個孩子忍住口腹之欲?常常為了他偷吃糖果血糖飆高,我膽戰心驚責罰他,過後,母子二人再抱頭痛哭,我欺矇他「醫療發達,只要忍住一時,日後自有痊癒的一天。」,他全心全意的相信我,乖巧的配合我。

每天在指頭上驗四次血,配合三餐注射短效胰島素,一劑長效胰島素,一天下來,他身上至少八個針孔,每次看他注射時怕痛咬牙、閉眼,我心疼而掉淚,上蒼對一位母親最大的懲罰大概莫過於此。即便不捨,我還是督促他自己動手,因為,我又何嘗得知上蒼何時要收了我,為了他將來好,我決定:給他魚吃不如教會他釣魚。

幾度因血糖失控造成酮酸中毒送加護病房,徹夜未眠的我跪倒在病房外,痛哭失聲祈求上蒼讓兒子安然度過危險期,心中是驚恐、是惶惑。每次出院,我們都有著再世為人的感動,能平安的活下來就是幸福,這種滋味鮮少有人能如我們般深刻體會。

時刻活在死亡的恐懼中,即便天性樂觀如我者,沒能逃離憂鬱症的枷鎖,必須靠著藥物才能安穩睡覺,否則,夜夜難成眠,數次起床探視兒子是否平安,稍有個風吹草動,就像即將世界末日般,一股絕望的寒意自尾椎骨一路竄到腦殼。我自覺對不起兒子,沒能給他一個健康的身體,若不是兒子堅決告訴我:「妳不能主導我的生命,我不想死!」每當他生病不舒服之際,我就想一了百了別再讓他受苦,為了陪著他、照顧他,我強拖著一身的病痛咬牙撐過低潮期。

在兒子的心中有一種痛,好勝心強的他在健康上輸了人,他期望大家是佩服他而不是憐憫他,於是,他在學術研究上花了比別人更多的精力,多次取得全國大賽的優勝,甚至進了奧林匹亞物理選訓營,他突出的表現吸引多數人的目光,大家渾然不知他是身上安裝胰島素幫浦的小孩。

如願考上台大物理系後,兒子像脫胎換骨般活躍了起來,看到他為自己創造出如此亮麗的人生,我與有榮焉地放下心中大石,感謝老天爺讓我賴活了十餘年,陪著兒子長大,如今,大功告成,我終於可以安心的閉眼了!

怎麼也沒料到…

開學二個月,我被通知兒子健康出了狀況,嚴重尿蛋白,救護車把他緊急轉送到林口長庚急診,坐在救護車上,耳中充斥著鳴笛聲,我的心被掏空了!對於上蒼開的玩笑,我無法苟同,別告訴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這些屁話,我心中滿滿地怨憤。

住院了二十天,母子二人各自為陣,互不干擾,我打電腦,他看電視,誰也無法面對再次的磨練與考驗,「紅斑性狼瘡腎膜炎」一個從來沒聽過的病,打亂了好不容易平靜的生活,「未來」瞬間成了一個問號,連醫師都稱此病為「千變女郎」,無法預測癒後情況,我又如何能像兒子小時一般誆他一切無礙?將來會更好?

憂鬱症的藥加倍劑量也無法控制我焦慮的心,背對著兒子的病床,我一次次掩面無聲哀號,不管是哪個宗教,不管是哪尊神明,請顯個靈吧,只要兒子能好,什麼願望我都願意許,我也願意做!

歲月如梭,一恍就是半年,我為了就近照顧兒子舉家遷移至台北定居,兒子為了怕我憂鬱症加重,佯裝堅強,看到眼中,我更是心酸,這樣懂事乖巧的孩子,老天給他的課題卻是如此難為?我明知道他內心不平衡,知道他痛苦,但是,卻幫不了他任何忙。任由他返回學校;任由他參加社桌;任由他參加社團,一切能讓他開心的,我全讓他去,我心中只有一句話:「活著的每一天,就要用感恩的心去過,活得充實,活得快樂,不管生命多長,要讓自己死而無憾。」本以為在忙碌的步調中他已忘了自身的不適,孰知,一個十字小說,赤裸裸將他的內心世界表露無遺,對人生的生老病死,他真的能做到看開回眸一笑?二十歲不到的他,對於人生只能抱著聽天由命的心情,身為他母親的我無能無奈只有無聲的支持他伴隨他,一起朝向無知的未來。

《人生》

苦!他回眸一笑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