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開 放風箏的手

媽咪心內話/鬆開 放風箏的手
 


 

年前,忙著大掃除之際,兒子打電話回家,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堆,大致是要申請德國暑期進修課程之類的事,希望能得到我的首肯。我隨口告訴他,只要他喜歡就好,我支持他。

申請德國暑修錄取 高興之餘心頭空虛

這件事情我一直沒放在心上,年後一個禮拜,全家團聚時,他因北上擔任國際書展工作人員,缺席了。外甥無意間上網查到他錄取的訊息,興高采烈的跑進廚房向我道喜,兒子的舅舅、阿姨興奮之餘,馬上打電話跟他道賀。

站在廚房,聽著客廳中熱鬧非凡的聲浪,我失神了,明明心中也為兒子高興,但是,心頭卻像失去了什麼重要東西似的,空了!

那曾摟著我又親又抱、亦步亦趨的小男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依偎在我身旁?我的臂彎又是何時變得如此空蕩?孩子長大了,他不再凡事依賴我,不再緊黏著我。他即將獨自遠走他方,與我之間最遠的距離不再限於台灣島內距離。當晚,親友打道回府後,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強烈的空虛感襲上心頭,我把頭深深埋進枕頭……

半夢半醒間,我彷彿回到了自己初次北上讀書的場景……月台上母親的不捨及擔憂全寫在臉上,火車即將啟動,窗外,母親刻意別過頭去,倉皇間,偷偷用衣袖拭去眼角流下的淚水,車廂內的我忍不住鼻酸,紅了眼眶。先前雀躍從此海闊天空,不再受放學十分鐘就必須到家的約束,可以生活於只在電視中看過的都會區……種種喜悅剎那間消失無蹤,顧不得旁人的眼光,我涕泗縱橫。

離鄉背井的傷感 被絢爛生活取代

車過桃園,四周的建築樓層逐漸增高,馬路上燈火通明、車水馬龍,離鄉背井的傷感逐漸被驚豔取代,母親的眼淚終不敵窗外五光十色的霓虹燈──被淹沒了。

充實絢爛的大學生活,讓我忙得樂不思蜀,我快樂的過著天高皇帝遠的日子,躋身於學會、校友會,忙得有聲有色,不到學期終了,母親難得見到女兒的身影。我不再心繫於母親的淚水,也絲毫沒有緩下振翅飛去的速度。

一夜恍惚,清晨起床,睜著紅腫得像核桃般大的眼睛,戴上老花眼鏡,我平靜的上網查詢外匯現值,所有的不捨與牽掛全都放下了。

在時空交替的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一部重新翻拍的老電影,現在的我,儼然當年放心不下女兒離家的母親,拉著風箏的線,想鬆手又不敢放;兒子,就似昔日之我的翻版,想離開安逸的窩巢,嘗試自己能飛多遠、跳多高。

如今我所能做的,就如母親當年一般,理智的切斷風箏的線,將所有的思念化為祝福,放手讓兒子去創造自己的王國,過他想要的生活。

「養兒方知父母心」,這一生,直至此刻,我頭一次感覺到自己如此貼近母親的心。可惜,我再也沒有機會當著她的面,親口告訴她:我真的好愛她,好想她……

【2011/05/07 聯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