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陽光甩鬱卒

健康你我他/候鳥向南飛 追逐陽光甩鬱卒

入秋後,北部天氣雨多於晴,衣服一股霉味,人也都受不了,全身骨頭像得了風濕,怎麼排列組合都不對勁,又痠又痛。

臨時決定回中部處理事情,登車前還被淋得一身狼狽的我,又濕又冷,心情鬱悶至極。

車行至中壢,雨停了,胸口沉重感消除了一半,身體的溫度逐漸上升。新竹一過,太陽自雲端露出了臉,多日來冷颼颼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瞇著眼,我完全無視是否會曬黑,愉悅地享受久未接觸的陽光。

到台中下車,舒適乾爽的氣候,讓我全身細胞都唱起歌來,若不是手上提著的傘套猶沉甸甸地裝滿雨水,我已經忘了兩個小時前還踩在水中疾行的鬱卒,脫掉還沾著水珠的風衣,我像隻抵達目的地的候鳥,伸展全身筋骨,恣情把自己晾曬在陽光下。

台灣雖是個小島,但從北至南,氣候有不同的層次。每年冬天寒流過境,冷到受不了時,要不,攜家帶眷到南部住幾天,像曬棉被一般,把全身濕冷曬乾、曬暖,吸足了熱氣再回家;要不,找間有溫泉的飯店,浸泡在熱水,把骨頭中的寒氣逼退,再滿面紅光,帶著一身熱氣返家。

對年逾半百的我,這種「冬補」,既健康且無負擔。

【2011/12/23 聯合報】@ http://udn.com/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