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世界

文字的使用自有它有趣的一面。

什麼時候開始服老了?從盯著螢幕苦思,卻硬是想不出來字怎麼寫的時候開始。這一輩子,考試唯一不用準備的科目就是國文,當發現自己腦袋一片空白,絞盡腦汁也擠不出來詞句時,那種驚恐實在很難想像,莫非這就是老人失智的前兆?

兩人世界除了夫妻、情侶,異性之間的關係外,朋友算不算,父子、母子算不算?在寫下標題時,我竟然有些無法確定,想得頭有些痛,姑且,就給它一個引號好了,可以把它當成重點標示,也可以當成另解,就看從什麼角度切進吧!

過完年,兒子全心放在研究所考試上,而我,則一頭鑽進手邊一個文字整理工作上,兩個人隔著一道牆各自安靜的處理自己的事情,每遇到文稿中英文聽不清楚的狀況,我習慣朝著牆壁敲三下,兒子貼心的會繞到我房間,兩個人一起研究講者到底是在說什麼。常忙到不自覺過了子夜,兒子會刻意伸進頭來,叫我早睡,一種儼然角色互換的錯覺讓我心中一股暖意油然而生。

我負責洗衣,兒子幫忙晾曬,因為,他覺得我矮,搆不著曬衣架;我負責去市場買菜,他幫我提上三樓,因為,他覺得我提重物爬樓梯是自我傷害;我負責飯前工作,餐後善後全歸他,因為,他說我桌子沒他擦得亮。家事兩個人分工合作,在各自的領域裡又共同努力,我突然發現彼此的先前的緊張關係沒了,現在倒有些親蜜好友的感覺,相互尊重,相互關懷。

孩子真的長大了,我則開始習慣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寵愛的滋味,以前老以為當女人是前輩子沒修福德,現在,我忽然發現,其實被人呵護的感覺滿幸福的,當女人其實也沒那麼糟,嗯!大概我真的老了。

上星期去台大領藥,順道繞到中正紀念堂一睹宮紅梅和山櫻花的美,雨中漫步是詩情畫意,只是心疼相機淋雨,於是脖子夾著雨傘,專注的拍照,渾然不覺手指不小心被割破,驀然發現相機上黏黏的,這才驚覺糊了一手鮮血,原來自己也有發癡心瘋的時候!

束手束腳的,拍下來的照片,失去了一種活的感覺,不過,畢竟是辛苦拍下來的,還是和大家分享一下囉!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