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今年新年過得真是熱鬧,先是老公突然發現半邊身無力,第二天門診,醫師疑有中風癥候,緊急辦了住院,五天把全身老舊零件全徹查完,這其實不算是壞事,我一直安慰有慮病症的老公,全身的毛病都抓出來,照顧好,若有機會出國旅遊,才不會一路上擔驚受怕。

幾天下來,因血壓高低起伏不定,連帶老神在在的我都有些焦慮,某天聊到似乎和情緒有很明顯的關係,我才突然想到,當初在看憂鬱症之初,也是血壓飆到二百以上,直到中山醫院賴德仁醫師幫我診斷出病因,對症下藥,我的無名疼痛和血壓全恢復正常了。接著又是友人高血壓,吃了降血壓藥無效,遍尋不著原因,我當時把自己的情形與她分享,結果,也是情緒穩定後,血壓立刻回到正常值。於是,我苦口婆心的勸老公似乎有必要看一下身心科。

不難猜測,為了不讓別人用異樣眼光對待,被社會排擠,沒有幾個人願意承認自己精神有問題,老公硬是又熬了三天因血壓高而忐忑不安的日子,才終於聽話去找了心臟科醫師,在醫師調整用藥後第二天,家裡終於又恢復恬靜安詳的氣氛。

在台中榮總五天住院期,病房中,葬儀社肅穆了將兩位往生者送回家,在側身而過的剎那,我看清了,活著與死亡的差距不過就是一口氣,再輝煌的過往,嚥下最後一口空氣時,一切都是空。

終於出院了,回家等回診看報告。在回家的途中,我突然發現,原本行動不便的我,為了幫老公推病床,來回內外處理事情,咬咬牙竟然也撐過了,原來人的潛力真是難料,不縱容自己說「我不行」,人真的就能做出很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這大概是老公住院,我唯一最大的受惠處。

或許是太過勞累了,再加上今年疏忽沒打流感預防注射,回家後我就倒下了。重感冒弄得我中耳炎,人每天都過得渾渾沌沌的,誰麼叫少年夫妻老來伴,老公守在家,我洗衣他晾曬;他煮飯我燒菜,女人其實是最容易滿足的動物,不用甜言蜜語,無需送花送禮,每當睜開眼,總知道有個人在身旁,這樣,就足夠了。

拍了很多的照片都來不及處理,走了很多家不錯的景觀餐廳,想和大家分享,但是,沉重的雙眸就是睜不開來,就,等痊癒再來分享囉。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其實杜鵑花科底下有不少屬,當中白珠樹屬、馬醉木屬、越橘屬、南燭屬底下有蠻多種的花都像您拍的小燈籠,相當漂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