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幸福不用小丸子

自從藍色小藥丸公開上市後,男人們的泌尿系統似乎都出了問題,趨之若騖的擠向醫院。連平日猛盯著老婆梳妝打扮、家庭開銷是否太過昂貴的人,都不計任何代價,只為了一顆大小不及一公分見方的﹁藥﹂,此舉實在奈人尋味! 整個事件發生至今,罕見有任何女性對此事有任何批註,初始,我還以為因為所有的女人從此就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所以大家都不予置評,直到周六在call in版,終於看到出自一名學生的心聲﹁談小丸子,...
幸福不用小丸子

兩難的母親         

我是一個平凡的母親,天資愚昧;文采不佳;口才笨拙,所以當大家在街頭巷尾評論警察無能、政府官員應下台以表示負責之時,我只有在家中看著不懂世事的稚子反省著: 是否我也曾犯了生他、養他、沒時間教他的錯誤?雖然,我可以說以前我們父母也沒教過我,我也沒變壞啊! 是否他也險然成為鑰匙兒童中的一員?雖然,我可以堂而皇之地說因為我要賺錢;我要供他吃、住、讀書啊! 是否我教過他「人要做得正,別人才會尊敬你,自己說話...
兩難的母親         

人都會老             

我是一名圖書館的管理員,在書籍出納之際,常會遇到一些銀髮族的老先生、老太太到櫃台客氣的尋問:﹁請問有沒有字體印刷比較大點兒的書?﹂﹁不好意思!人年紀大了,就是麻煩,眼睛看小字實在很吃力!不知道有沒有適合老人家看的書?﹂﹁……﹂每每聽到這樣的話語,我除了介紹寥寥可數的那幾本書給他們之外,內心感觸頗多! 人的一生,小的時候忙於課業忙於升學;年輕時忙於事業忙於家庭;及至事業告一段落,兒女大了,這才終於有...
人都會老             

把謝謝快遞出去     

和大多數自命不凡的知識份子一般。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帶著不屑的眼光冷眼的看著周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一方面我理所當然的享用社會資源,吝於付出一絲一亳的關懷;一方面我又假扮正義化身批判社會大眾的自私、貪婪、冷酷、無用。寬容二字在我字典內早已不復存在,而感激一辭在我腦海中業已慢慢淡逝。 多次閱讀聯副感動三百,溫馨的文章造成心靈不少的波瀾。我甚至也曾衝動的想過要打通電話或寫封信,感謝那些...
把謝謝快遞出去     

孝順與成就

工作閒暇之際,一群婆婆媽媽在聊天。不知是誰引起的話題:「妳們希望孩子長大後有成就呢?還是孝順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熱鬧非凡。 多數的人支持「孝順」論:「父母省吃儉用一輩子,辛辛苦苦的把孩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拔大。孩子長大了,如果還不知道要反哺孝順父母,就算讀再多書,做再大的事業,一切也都是惘然!」 芬獨排眾議:「我倒覺得孩子有成就比較重要,這樣父母才能安心放手讓孩子單飛。否則,父母到閉...
孝順與成就

千金難買早知道

好一篇「千金難買早知道」!星期六的清晨,我的心情因雷地先生的文章而掀起陣陣漣漪。 四年前,當我猶坐三望四之際,日子對我而言是一成不變的公式。在職場中,我兢兢業業地做著奉公守法的公務員;在家中,我時時扮演著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我介意著周遭每一個人所給予我的評價及認可。當時的我,就如同「千」文中所言,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退休後。 殊不知一場突如其來的癌症,即時改變了我的一生。在躺在家中靜養的那些日子,...
千金難買早知道

不再虧待自己            

  手捧著經聯副工作人員在百忙之中仍抽空轉來的一封封來自台灣各地素未謀面的讀者的信件、食療密方、心靈治療的書籍及錄音帶,心中百感交集。沒想到一篇「期待你長大」,竟讓我如此深刻的體驗到--人間處處有溫馨。收到的不止是表象的物質,更是一份份無法丈量令我終身難忘的關懷與愛。 最令人動容的,其中竟有三位是和我一樣曾受癌症摧殘的,他(她)們將自己治療的方法及所經歷的心歷路程娓娓道來,並為我鼓舞打氣。紅著眼,...
不再虧待自己              

人情比景美

春假三日,一群樂山樂水的同仁合租了一部遊覽車,攜家帶眷的衝到了台東。 或者是為人師表的特性吧!在初鹿山莊用膳時,當二盤不知名的野菜上桌時,立即引發了眾人高度地求知慾,一票人盯著目標,議論紛紛的爭辯著到底盤子裡的東西是啥,未料此舉竟引發了山莊副理的興緻,他豪爽的不但介紹了昭和草和樹豆,更義不容辭的登上了遊覽車,為我們這群對台東毫無所知的都市菜鳥,當了無給職的地陪。首先從香氣誘人的福祿茶園一品茶香開始...
人情比景美

只想教會你釣魚

給親愛的兒子: 雖然早已知道你即將成為國小新鮮人,但是,一早看見你整裝從房間出來時,媽咪還是愣住了。 平常你總是黏在我身邊,一個小不點的模樣,不是抱著我的手,就是爬到我身上,摟著我的脖子親我滿臉口水。如今,在制服的包裹下,彷彿一夜之間就變成大人了。雙眸因興奮而發著光芒,精神抖擻的像個小阿兵哥,看你揹著書包,刻意挺著胸大步的走出門上學去,老媽沒由來的激動著,微潤著的眼神跟著你漸行漸遠的身影,是高興、...
只想教會你釣魚

是誰可憐

  首次與她相遇,是在開學的第一天,在樓梯間。她因肌肉萎縮而行動遲緩,背著書包,吃力的用雙手支撐在牆上,努力抬著不聽使喚的腿往樓上爬。一時間,我仿若觸電般,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腦子裡快速的旋轉:「要不要幫她拿書包?」「要不要背她上樓?」「會傷了她自尊心嗎?」看著她在人群中顯得分外孤單的身影,一股不捨的心酸,激起眼中白茫茫的霧氣。   不是「學習無障礙空間」嗎?為什麼要讓她每天這麼辛苦的爬四層樓上...
是誰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