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暢所欲言

認養支助的貧困學生人數又多了些,為了平衡收支,趁陪孩子夜讀時,我又開始認真在報紙寫雜思賺取外快,沒想到,久未聯絡的親朋好友關懷之聲頓時如潮水般湧來,大吃一驚下我才得悉:原來大家一直都還在偷偷關心我的身體狀況,一段時間看不到我的文稿,都噤若寒蟬不敢探問近況,再次看到我的動向,大夥才鬆了口氣,紛紛現身問候。
  乍然發現被這麼多人默默守護,那種熱淚盈眶滿是感動的心情,實非筆墨所能言喻,濃郁的愛把我包裹得密密實實。
  曾看過候文詠的一篇文章,形容他在工作之餘寫文章,被醫院長官當成閒人,遭人誤解工作太輕鬆,才有閒情逸緻爬格子,我心生警惕,深恐有朝一日招人物議,為五斗米折腰的日子不再,適時連混口飯吃都難,遑論天馬行空胡思亂想,遂升起念頭改了姓名,怎知無意中的舉動竟造成這麼多人憂心,勞眾人為我的健康擔心受怕,友人的情深義重實在承受不起。
  其實,我不似正統文學家,擁有滿腹經綸,收放自如,隨時文思泉湧提筆成書,充其量只稱得上是一個業餘文學愛好者。很難形容那愈是夜深人靜思緒愈是活絡的滋味,躺在床上,滿腦子話,雖不曾如月下僧人「推」「敲」一番,每每入夢還會斷續為了遣字用詞迷迷糊糊到天明。這種瘋了般夜半翻身下床寫稿,寫完才能心滿意足倒頭呼呼大睡的經驗,還真不是普通家常飯似能一筆帶過。
  想來好笑,為了無中生有的顧忌,像做賊心虛般躲躲藏藏,儼然做見不得人的勾當似地,讓自己時時處在文字飢渴狀態,真是無聊至極。寫吧!為了興趣、為了享受一抒心曲的快感,何苦難為自己?在文字遊戲間,活出另一種的人生樂趣。我斬釘截鐵的告訴自己我要當個忠實呈現自己思維的文字工作者,為自己的每一句話負責,不再躲在假名字保障的背後。畢竟,上班的時候上班,自己行得正,又何懼之有?更何況,為了一群嗷嗷待哺的低收入學生的生活費,有什麼不敢寫之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