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可憐

  首次與她相遇,是在開學的第一天,在樓梯間。她因肌肉萎縮而行動遲緩,背著書包,吃力的用雙手支撐在牆上,努力抬著不聽使喚的腿往樓上爬。一時間,我仿若觸電般,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腦子裡快速的旋轉:「要不要幫她拿書包?」「要不要背她上樓?」「會傷了她自尊心嗎?」看著她在人群中顯得分外孤單的身影,一股不捨的心酸,激起眼中白茫茫的霧氣。

  不是「學習無障礙空間」嗎?為什麼要讓她每天這麼辛苦的爬四層樓上課?我直覺地認定學校不夠體貼,氣急敗壞的找同事商談解決之道。沒想到,聽到的結果竟然是:她不願意和原班級的同學分開,不肯轉班;又不想因她,而讓班級遷班,學校只能順她意,由她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方式。這樣的答案讓我忍不住對她另眼相看。
  刻意的,每天七點十五分,我步上樓,佯裝與她不期而遇。我發覺:第一個碰到她的人一定會幫她背走書包,其他側身而過與她相識的同學,都會熱絡的和她打招呼。在她一臉光彩的笑容裡,我看不到絲亳怨天尤人、自艾自憐的表情。面對經過的同學為她打氣:「加油!」時,她總能自在的笑著說:「好!」,快樂的接受所有人給予的關懷。無懼於眾人的眼光,儼然一個小巨人,她坦然的面對自己的不適。不依賴任何人,堅持靠自己的力量,扶著牆拖著沈重的腳步往上爬。
  「這樣辛苦爬樓梯,妳不會太累嗎?」一天,看她站在三樓休息時,我忍不住問。沒想到她給我的答案是:「就當作是運動,鍛鍊身體就好了」「好!」我暗自喝采,小小年紀已經能體會「換個心境想」,不簡單。
  每天早上打開晨間新聞時,映入眼簾的不是青少年枉費身強體健,浪費生命、荒唐度日、飆車、嗑藥的情節;就是不知珍惜眼前所擁有,怨懟消極的面對人生,跳樓、上吊的。那些孩子所擁有的比她多更多,但是為什麼卻這麼糟蹋自己的人生,他們和她的差別在哪?究竟是環境造就了她,讓她生命鬥志愈磨愈堅強?還是,因為她本身不服輸的個性,所以,才沒屈服在現實生活下?姑且不論答案是哪一個,唯一我可以確信的是:「要過什麼樣的日子,走什麼樣的路,最後的決定者還是—-自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我是很想知道自己的潛能極限,也一直追求人生目標

    可是~~我可不願成為新聞媒體的XX之狼~~

    呵呵~開個玩笑~~“不好笑,好冷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