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想什麼

我不是一個好媽媽,我不知道一個無法跟他說理、動輒哭鬧不休的娃娃怎麼帶!我不是一個好媽媽,總覺得上班一整天也比不上在家帶孩子一個小時累。於是,當二人世界有了第三者後,我就像隻背了重擔的騾子,除了認命之外毫無喜悅可言。

當醫生宣告我罹患癌症必須立即住院開刀時,心力交瘁地我匆忙間把兒子託給了外婆。人是住進了醫院,但是,心裡想著的是孩子天真無邪的笑靨,念著的是離家時兒子用胖胖的小手勾著我脖子,軟軟的小嘴親了我一臉口水:「媽咪!妳要快點來接我回去喔!」忘了帶他時的疲憊,忘了被他煩到抓狂的無奈,拖著手術後一身的引流管,顧不得人來人往的側目,公共電話前我淚流成河,泣不成聲的懇請幼稚園羅老師幫我多照顧孩子,一顆心彷彿活生生被撕裂成碎片,我雖不怕死,可是兒子沒了母親要怎麼過活?

夜闌人靜,少了旁人關切的眼神,褪下武裝堅強的面具,我錐心泣血的向上蒼默禱:「我不奢望長命百歲,只求老天爺再多給我十年,讓我陪兒子長大!」卑微的我一遍又一遍祈求著:「蒼天有情,請許我和兒子一個未來吧!」經過一個月又二十天,恍如隔世般,當我再次摟著兒子渾圓的身軀時,感恩與惜福的淚水沾滿了前襟,我不再以帶孩子為苦,把握現在珍惜與孩子相處地每分每秒是我活在當下唯一的信念。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