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白衣天使

在各行各業中,多多少少總是會有那麼一二個良莠不齊的害群之馬,然而,如果因此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對那些平日奉公守法克盡己職的人來說,豈不是太有欠公道?

八十六年筆者因病至台中榮總住院開刀,第一夜情況不穩,但是外子因數日的憂勞焦心,硬是體力不支靠在看護椅上睡熟了。是夜,隨時幫我清理六個引流管的是護士;幫我注意點滴是否正常的是護士;交待我不用吵醒家人,痛就告訴她,她會幫我打止痛針的是護士;甚至為因發燒而亂踢被的我蓋被子的也是護士,一夜之間,幾乎我張開眼隨時都可以看到來來去去為我量血壓、脈搏、注射的白色身影。看著疲憊不堪的外子因護理人員的體貼而得以安穩睡一覺,我內心充滿無法言喻的感激。

住院二十天,護理站的每一個護士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面臨出院之際,我誠心誠意的購了些小禮物送到護理站想聊表謝意,未料護理長將之全數退回,甚至連一粒水果都不肯收。這事一直是我日後常和友人們津津樂道的人性光明面。

我常想,當大家一味的要求護理人員要有愛心之際;當所有的人都用放大鏡來看她們的缺失時,有多少人會為她們的付出給予掌聲?如果只為了那少數幾個沒有專業素養的人員的所作所為,硬是推翻其他人的努力,實在有欠公平呀!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