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傷害

入秋以來第一道冷鋒過境。氣溫才稍降,我那遠比氣象預報還更加精準的酸痛早一天便已準時報到。哈著腰;駝著背;舉步維艱。同事大老遠看到我,無需多費唇舌,異口同聲關心問候:「怎麼,又要變天了?」

年少時,酷愛籃球,每次到球場,眼看著場上飛躍的身影,心急如焚,一心只想早早下場,賽前熱身操總是敷衍了事匆匆帶過。欲速則不達,後果不難想像:不是腳踝腫得寸步難行,便是這裡一塊瘀傷,那裡破一塊皮。即便如此,我仍不肯聽從老媽苦口婆心的叮囑:「運動前一定要先暖身。」對自己一身的傷痕,不知輕重的我猶引以為傲。

大學期間,申請住校。少了耳提面命的老母嘮叨聲,如魚得水般,每天晨曦乍現,便可看見我對著網球練習牆揮拍的身形。八點一到,游泳池開放,二話不說,換上泳衣一躍入池。這種奢華的生活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帥斃了!」孰料,樂極生悲,不按牌理出牌的結局,成就了長此以往與我形影不離的手腕韌帶炎、媽媽肘、膝蓋腳踝關節炎。

如今,為人母,當我以前車之鑑要求兒子運動前一定要做到熱身,在兒子不以為然的眼神中,我看到自己的翻版。只是不知孩子日後在悔不當初之際,是否會憶起我曾意味深長的叮嚀:「忠言逆耳,良藥苦口。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