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俱樂部

  散瞳水點了年餘,兒子終究不敵近視的挑釁,小小的鼻樑掛上了時下當紅的「哈利波特」鏡眶。相較於我的不捨,兒子反倒是為新造型雀躍不已。看著虛榮的小子完全不知日後生活的不便,我是百感交集!

  猶記小學初掛眼鏡時,就如同兒子此刻的心情一樣,總覺得自己在同學中與眾不同,得意非凡之際,連走路都趾高氣昂,直到迷上籃球後,才發覺自己的人生已被捆綁。

  邊運球邊得扶著順汗水而下滑的眼鏡,束手束腳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不說,還得隨時防著眼鏡被撞飛出去的可能。為了搶籃板球,球場上,我不知摔碎了多少副眼鏡,更甭提被球擊到鏡眶,摀著鼻子痛哭流涕的場景有多壯觀。

  上微生物課時更是悽慘,眼鏡的鏡片,外加顯微鏡接目鏡的鏡片,玻璃對玻璃,鏗鏘有聲但卻怎麼也對不準焦距。心急如焚之際,拔下眼鏡,這下更精彩,眼前一片灰茫,活像霧裡看花,更別說要做到教授要求的…邊觀察邊繪圖記錄了!

  原以為灰色的日子將伴我一生一世,沒想到…畢業後,因工作的關係天天接觸青山綠水,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眼睛的度數驟降三百多度,我這才瞭解專家學者為何一再鼓勵近視一族多看綠色植物的原由!

  如今兒子也步上了我的後塵,為了不讓他一輩子活在月朦朧鳥朦朧的世界裡,我決定採自然療法:假日時分,多帶他遊山玩水,親近大自然。只盼他也能如我般…脫離眼鏡的夢魘。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