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夢

繼我成為癌症患者之後,兒子被宣判罹患第一型糖尿病,面對自己的病情,我可以哂然一笑置之不理,然而,眼見孩子全身上下都是針孔時,即便再堅強,我仍忍不住痛徹心屝。

說不甘心,可以!說仍保有一線希望,也沒錯!為了「可能有」的任何機會,帶著孩子,我走南闖北。每當我質疑:「孩子怎麼生病的?」醫生的回答千篇一律:「遺傳!」、「腸病毒」,當我肯定回覆這兩種原因都沒有時,醫師便用慈悲憐憫的口吻安慰我:「也有可能是不明原因造成的,妳要堅強面對孩子生病的事實!」在四處尋訪名醫的路途上,我深刻的體會到何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道理…我不可能接受「不明原因」這個解答,與其求人,不如求己,我決定靠自己查明原由。

  以四十二歲的高齡,本著當年修過的病理學及生理學的基礎,我積極的朝白袍夢想邁進,重拾昔日修習的書本,我再度浸淫在醫學的原文書中,專研目前世界各地糖尿病的醫療報告及民俗療法。

這條路走得艱辛,但是,為了孩子,我義無反顧!或許,某天在某醫學院中,您將會看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在讀書,不要意外,那就是我!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