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命只剩三個月

    若非陪我走過生命中最陰霾階段的友人,鮮少會有人把我和癌症二期的病人聯想到一塊!並非我有超人的耐力,也絕不是我苦中作樂故意強顏歡笑做給大家看,而是此刻的我已做好萬全的準備,沒有放不下的心,沒有牽腸掛肚的不捨,對於﹁死﹂字,我已無所懼。

  剛出院的那些日子,我獨立躲在自己的蝸居中,自憐自艾地舔拭身心的創傷。及至身體元氣漸漸恢復,不服輸的個性又再度蠢動,我不相信自己是如此不堪一擊,我更認定,只要我有求生的慾望,最後被打敗的不一定是我。

  這二年,我盡力地做好份內工作,以期蓋棺論定那一剎那不會有人說我混了一輩子。假日時分,我犒賞自己多年來的辛勞,環島一周以償宿願。除此之外,我亦假想孩子在每一個成長過程中將會遇到的難題,在個人電腦上,每一段時間我都留給他一封信,希望在他傷心難過之際,亦能體會到我對他的愛未曾止息。這期間,為了證明自己來人世並非白走一遭,想給自己留下些什麼,於是我不停的將自己的思緒化成篇篇短文,投到報社。承蒙聯合報繽紛版編輯不嫌棄,將我數篇散文化成鉛字塊,讓我享受到自三十而立以後就不再有的成就感與喜悅感。

說不怕死那是假的,但是,如果確定此生責任已了,對任何的人、事、物已沒有任何牽掛,該做完的都已經做完了,該放下的業已放下。沒有遺憾,沒有不捨,沒有任何不安,此時劃下句點將是最圓滿的結局。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