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人母

  那日,一篇幫小雞剥殼卻害死小雞的文章,讓我和好友鈴著實的探討許久。乍看起來,少子化的現今,只要能減輕孩子的負擔,只要孩子活得快樂,父母親幾乎難以推諉,均是那愛子心切幫小雞剥殼的人,然而,印象深刻,某綁架勒贖撕票的社會新聞中,母親幾近昏厥泣訴:「我怕孩子太依賴無法獨立,所以訓練他自己走路上學,誰知道才一個路口,就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一切還有機會重來,我寧願他一輩子黏著我,我心甘情願每天開車送他到校。」母親的淚和著電視前我難以掩蓋的啜泣聲,悲哀地一同度過傷痛的夜晚。同為人母的心,我深深地體解那幾近崩潰的心。

初入高中的兒子,為了課業,披星戴月日以繼夜,為了不要孩子因學業傷了健康,我猛幫一頭熱的孩子澆冰水、踩剎車,堅持反對他參與各項額外的課程。深恐輸在起跑點上的兒子氣極敗壞:「天下怎麼會有妳這樣的媽?別人的父母巴不得子女為前途、為理想衝刺,只有妳直叫我休息,莫非妳要養我一輩子?」如同父子騎驢寓言故事中的主角,我腦中邏輯思考的部位突然當機,茫然不知所措,究竟怎麼做才不算是幫小雞剥殼?

在與鈴交流媽媽經時,我苦笑著無奈的跟鈴說:「不知道是否有哪位學者兼母親的人,能夠做一個具有詳細數據、無任何瑕疵及偏頗的完美實驗,它的結論能讓所有天下的母親信服,那我信奉它一如宗教狂熱份子!」

幫小雞剥殼會傷了小雞,那幫母親剥殼呢?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