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

三年級的義工為了升學,請辭了義工的工作,為此,我情商訓導處協助找家境清寒的一年級生接替。

婉如阿姨帶小淳來報到時,我當場傻了眼,印象中,小淳雖是肢障生,但是,活潑好動,是一個陽光女孩,我怎麼也無法把她和家庭清寒聯想到一塊,她有可能為壹仟元而工讀嗎?

背過身子,我偷偷地詢問婉如阿姨攸關小淳的身家狀況。小淳是九二一的受災戶,地震當時,父母沒能逃過劫數,雙亡,獨生的小淳被房子壓斷了腿,接合後長短不一,成為了肢障生,目前是由伯父領養。聽完小淳的身世,我忍不住紅了眼眶:「這孩子真的很堅強!光看外表,誰也想不到她遭遇過這麼大的磨難。」

思考了一夜,中午,小淳第一天上工,我告知所有組長,舉凡沒時間限制,需要繕打的文件,儘管拿來,我想:送小淳魚吃,不如教她釣魚,除了工讀費這種實質的幫助,我要把自己電腦專業技能傳承給小淳,唯有學習一技之長,才是她獨立自主最大勝算。

「沒父母的孩子,只能靠自己」,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多少,只求盡一己之力,為小淳增加生存技能。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