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捨不得

(刊於87年3月23日自由時報)

 

  從檢驗報告出來,到轉診榮總,一天之間,我便從忙碌的工作族群中被趕了出來。擁有「健康寶寶」美稱三十多年的人,驟然被告知罹患癌症,這教我如何能置信?躺在醫院白色的病床上,腦子裡是一片茫然,有一種不知所以、莫名其妙的感覺。

  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面臨宣告,實令我措手不及,突然想到林芳如所寫的我不能死,因為我還沒找到遺囑,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如漂浮在失重的星際,想抓住點什麼,卻又什麼也抓不到。匆匆地,在個人電腦上雜亂無章的輸入著,交待著一項項未了的心願,寫著寫著不禁淚流滿腮,不是畏懼面對死亡的挑戰,而是有太多的不捨,捨不得老公在寒冬時用溫暖的大腳焐暖我冰冷的腳丫;捨不得稚子膩在身上將柔軟香甜的小臉在我胸口磨蹭;捨不得守寡多年含辛茹苦扶養我成人如今白髮斑白待我反哺的老母,太多得不捨令我一顆心揪的好痛,一封遺囑硬是完結不了!

  夜深人靜,凝視著病房外中港路上仍川流不息的車輛,心中有一簇火花竄起,事實上世界並未因我的不適而停頓,地球依然在旋轉,萬物亦按部就班行進著,傷感也是一天廿四小時的過,我為何不用另一種心態來面對這一切?日子照樣可以活得充實快樂啊!此時我反而更應該加把勁,妥善的利用每一分每一秒,把這一生我該做而還未做的事趕快完成,到眼睛闔下的那一剎,心安理得毫無罣礙了無牽掛,我又何須寫遺囑?想開了,心情豁然開朗!

一九九七年,是我記憶中深刻的一年,它讓我更加體認到生命的可貴及不可測。對我而言,這場病是得比失更多,渾噩過的前半生遠比不上此刻的任一分鐘呀!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