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往事

為了要交網路課程的作業,絞盡腦汁想題材,突然靈光乍現,何不寫自己最有興趣且稍具概念的植物?於是,一口氣寫下了校園植物簡介系列,包括了水生植物、有毒植物、可食用野生植物,一方面想把日常生活中的世界介紹給學生們,另一方面,也想藉機回味昔日年輕氣盛時為採集植物標本發瘋似地熱情與執著。

  上石碇黃帝殿採標本,是普通生物學教授指名的功課之一,一群娘子軍嚴遵教授的交待:「除了採集袋,不可以帶任何東西。」在召募而來外校的勇士們的陪同下,浩浩蕩蕩出發了。

  一開始,與其說是為採集植物標本,無寧說是做校外交誼活動較貼切,紅男綠女好不熱鬧。對於之前的傳聞「路途險峻」之語,我不禁嗤之以鼻。前半段路程,不假任何助力,我四肢並用,不費吹灰之力就攻頂了。

  站在群峰之巔,我為大自然巧奪天工的造景讚嘆,更為眼前一路延展而去的稜線倒抽一口氣,眨著眼,我有種欲哭無淚的無力感,此時此刻,我終於瞭解教授為什麼只准大家帶採集袋,因為…自顧都不暇了,遑論身外物。

同行之人,膽子大的嚐試著碎步橫行;膽小的,顧不得在俊男面前要保留淑女風姿,跨坐在稜線上手腳齊用往前挪;班代花容失色手腳直哆嗦;我則索性一屁股坐下打死也不走了。一群女人異想天開的坐在山頂想:「如果這時候有部直昇機來載我們就好了!」。

禁不起一群女人的哀求,教授只好臨時改變路線。話雖如此,上山容易下山難,一顆顆比人高的巨石,連立足之地都沒。男士們此刻起了用途,為了展現風度,先行滑下,再用腳踩在石頭中間,把大腿讓女生當階梯,為了面子問題,即便女生燕瘦環肥,他們咬緊牙根還得裝成若無其事,果真應驗了「男人真命苦」那句話。

素來嫌台北車水馬龍交通嘈雜的噪音令人忍無可忍,唯獨這次,乍聞隱約的車聲時,大夥興奮的險些痛哭流涕,等走出山已是午後二時許,除了身上一大袋剛斷氣的植物,一群人又累、又渴、又餓,簡直比參加飢餓三十還悽慘。

或許是經驗特別不同,對這次以性命代價換來的植物,我分外珍惜。舉凡厚度高重量夠的書:道氏醫學大辭典、有機化學、普通化學,所有原文書全成了壓標本的好東西,想當然耳,成果展真是美不勝收。

一份進修館的作業, 無意間勾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昔日情景歷歷在目,心中五味雜陳,多了些甜蜜,更多了些思念。懷舊之情如排山倒海而來,當年那群耍賴坐在山上不肯下山的娘子軍,如今早都逾不惑之年,不知都變成什麼模樣了?年少時的輕狂,在年邁時回憶起來,個中滋味更是溫馨!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