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情

甫入社會的那年,提早就學的我年方廿三,因緣俱全下,我分派到台中縣和平鄉和平國中。

和平的幅員遼闊,大半的學生要住校,平日大夥一起吃、一起晨跑、一起唱歌、跳舞,那時還待字閨中的我把全部的精神和愛心全用在孩子們身上,白天陪著他們爬山摘野百合,晚上大家一起擦地板,一塊做律動,當孩子王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一轉眼廿五年了,年初退休,不知這羣山上的孩子怎得到消息,紛紛電話聯絡,衝到了我的新居,當年長跑健將的尤惠現在是二個孩子的媽;文靜懂事的秋燕是三個孩子的媽;文齡選擇當單身貴族,目前專攻西點製作。昏黃的燈光下,看著眼前學生,我忽然覺得自己好老,還是尤惠會安慰人:「妳一點都沒變,我已經四十了咧,變得比妳還老!」屈指一算,可不是,第一年帶她們的時候,我才廿三,她們都十六、七了,沒想到才幾年工夫,每個人都兒女成羣了。

夜幕中,我的孩子們,帶著她們的孩子們,一羣人浩浩蕩蕩在縣府廣場散步,看著她們的背影,這美妙的一刻讓我心中充滿了喜悅與驕傲。

臨離去時,小轎車每個窗口都冒出一張臉:「我們下次再來找妳喔!」含笑送走她們,心裡被成就感與幸福感裝得滿滿的,沒想到二十多年了,她們還記得我,還千辛萬苦找我,人生至此,夫復何求?以前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