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的同學會

年逾半百的三姐近日收到國小同學會的通知單,平日慨嘆視茫、髮蒼、齒牙動搖的她,難得的喜形於色,像孩子般興奮地談論著昔日同窗,不時微笑著陷入沈思,自言自語:「不知道再見面的時候,大家都還認不認得了?」

見到她失神,我忍不住插嘴:「照理說我也該去參加才對!」三姐腦筋一時沒轉過來:「妳想跟我去聚餐?可以啊!通知單裡面有說可以攜家眷。」看她一臉迷惑的模樣,我不覺莞爾:「妳忘了我曾經當過妳一年的同學嗎?」我的提醒讓三姐如大夢初醒,她一邊笑一邊叨咕:「還說哩,那時候妳在我旁邊一天到晚吵死人了,害我書都沒讀好,還好我同學都很包容妳。」

父親因癌症病逝那年,我五歲,上有四個兄姐都在讀書,母親為了一家生計,必須出外打零工。因為當時我年紀尚小,母親苦於不知如何安置我的去處,遂與三姐的導師談及此事。感老師慈悲為懷,破例的在教室裡三姐座位旁邊,給我安插了一個位置,就這樣,我跟三姐當了一年同學。直到三姐讀四年級,學校認為不宜再讓我旁聽,法外施恩讓我以六歲之齡提早入學。

「說實在的,妳到底要不要跟我去參加同學會?」三姐鄭重其事的問我,看她一本正經的表情,我不禁失笑:「那時候的事我根本一點印象都沒,如果跟妳去到會場,大夥口徑一致指控我當年惡行惡狀怎麼辦?打死我…也不去。」看到三姐興奮的去赴約,我不禁也露出笑容,到這年齡還能參加國小同學會,真是幸福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這種為敵的事…要做的時候..

    要看看是否是不利他人或不對..

    因現在有些價值觀都被社會亂象被打亂了….

    有時更會用這些話來做反擊..

    還自以為是大聲說自己是對的,

    一直問自己及別人我的堅持有何不對呢???

  2. 年少輕狂,不平則鳴

    總為正義發聲,總無懼作挺身而出的第一人

    多年來撞得滿頭苞,渾身傷痕累累

    但並未澆熄我的熱情

    只是,受過傷之後多少也長的點智慧

    雖依然不改與眾不同的性格

    雖依然不啻挺身而出

    但多了些思量,不見得要硬碰硬與世界為敵

    有許多事轉個彎,殊途同歸

  3. 石姐好

    您這篇文章也讓我發了不少省思^^.其實我在了解了徐志摩的故事時,也曾有過佩服他的想法,那個時代,有幾人有他這種突破世俗的勇氣,斷然和妻子離婚.詩人畢竟是詩人!

    我是常人和凡人,屈服於傳統加諸女子身上種種限制,有的是道德,有的是不成文的法.我想這部份我和石姐是一樣的.不可能做出多麼驚世駭俗的事的.

    可想而知,石姐是個有高度道德觀的女子,想必是三從四德的典範.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總不能社會上,個個都在改變社會,還是需要良善的傳統來維繫社會的和協.您不是退休了嗎? 為何還會想到要繼續”工作”呢?

    退休是享”清褔”的開始啊.^^

    石姐的生日,我錯過了,真遺憾,但仍要說聲”生日快樂,天天快樂”發自內心的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