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的偉大

引用文章愛心徵文

他們說:她為了照顧女兒,辭去高薪職務,親自日夜守護照料。他們說:她和女兒已經住在醫院裡一年多了。他們說:她女兒根本就是植物人,只是靠呼吸器維生罷了。他們說:她先生白天上班,晚上一塊住院陪母女兩人,家當都搬到醫院來了。病房的醫護人員感慨地說:「這一家人,女兒讓人不捨,大人更是令人動容!」

病房中充塞著呼吸器傳出的沈重聲息,她無聲地注視著床上的女兒,不時為她揑捏手拉拉腿,每隔數十分鐘就起身為孩子拍背、抽痰。她的一舉一動看在同是病童家屬的我的眼中,不禁一陣鼻酸。想到先前為了兒子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時痛不欲生,求老天爺能讓我取而代之時的心境,我忍不住暗然神傷悄然淚下,媽媽的痛也只有身為媽媽的人才能深深體會!

同房數天,彼此較熟稔後,我終於得以和她攀談:「孩子是發生了什麼事?」她悲從中來語帶哽咽:「好端端的人,莫名其妙在學校昏倒,送到醫院檢查,醫生說腦子裡長了東西,怎麼也想不到開完刀就再也沒醒來過。」淚眼婆娑地她突然像想到什麼,猛地跳起身,自醫物櫃中拿出好幾本相簿展示著:「這是孩子讀國小時參加全國音樂大賽得獎時的照片。」「這是她參加青年訪問團出國表演時的團照。」「這是她當女中樂儀隊隊長時的照片。」…。女兒病前出類拔萃的表現讓蒼白憔悴的母親頓時遺忘了所有的傷懷,眼睛瞬間充滿柔和的光芒,一抺驕傲的笑容浮現在她瘦削的雙頰。

她含淚的笑容緊緊揪著我的心,望著她迷濛的眼神,淚水悄悄漲滿了我眼眶。為兒子辦出院時,她正忙著為女兒擦澡,不能說再見,遂沒有道別。離去之際我留下深深的祝福:期盼上蒼能聽到心碎的母親的祈禱,讓神蹟顯現,喚醒她的女兒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石姐,好

    沒錯,我也是這麼想,從陳雲林來台,不從張銘清來台開始,台灣社會的不平靜已悄悄掀起,陳雲林的訪台把這暗潮明朗化,我們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那不像在台灣應該出現的畫面,竟然發生不理智的流血事件.

    學運是神聖的,但在不明事非及有心人操作下,它變了調,不符民主精神,由暴民的暴力事件可以看出台灣的守法守治觀念尚不成熟,許多還是認為民主就是政府得聽他的,否則就是不民主,沒人權.如此冒然廢除集會遊行法或修法,實更堪憂.

  2. 劉墉的這篇文章說的是正是我的想法,最無奈的是依法值勤的員警,被夾在中間,不管怎麼做都會遭到批評.在此對辛苦值勤的警察表達敬意.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