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饗宴

一直有種體認,人往往會陷入迷失,忽視在身旁垂手可得的寶藏,卻喜南征北討尋找別人口中的勝地。

風櫃斗的盛名早已耳熟能詳,且近在咫尺,但是,不喜歡趕人潮的我,一直沒親身經歷被花瓣撒滿身的滋味。

退休後的第一個冬天,在幾個老友的相邀下,選擇了一個非假日,抱著「不過就是梅花嘛!」的心情,純以登山為目的,跟大家趕熱鬧。

同行者有識途老馬,臨時將路線更改,在風櫃斗前一路口右轉,直接闖到烏松崙。初入產業道路,便已零星看到幾株滿樹飄雪的景象,待開到中途停車站,下得車來,兜頭便是一陣撲鼻的清香,所謂「數大便是美」應該就是眼前令人屏息的盛況,滿山遍野舖天蓋地的雪白,著實讓人驚嘆不已。

拿起相機,我開始瘋狂貪婪地捕捉鏡頭,偶有陣陣輕風,頓時捲起浪花般的花瓣,四周不時傳來驚喜的呼聲,看著肩上停歇的雪白花朵,頓時一種如夢似幻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路旁花下,一家人就地野餐,頭上不時灑落雨點般的花瓣,那景色讓人停駐,即便是素昧平生,我仍忍不住寒暄:「照張相吧!這種場景可是不可多得的。」在美景的媒介下,大家像是熟稔的老友,每個人都眉開眼笑一臉喜悅。

只顧著拍著眼前的花,忘了自己退化的膝蓋,不自覺竟也走了不少山路,回程,扶著老公的肩,一路緩慢步行下山。花徑中,竟然有些重溫舊夢的浪漫情調,被老公緊牽的手,有些濕熱,我頓時體悟何以用「牽手」來行容夫妻關係,二人你牽著我,我拉著你,彼此相互依靠的安然走回停車場。

既已到此,豈有空手而歸之理?一行人又驅車前往風櫃斗,沿途不時有好心人隔車呼應:「風櫃斗的梅花沒有烏松崙好看,一定要去烏松崙!」我不禁被大家的熱情逗得笑出聲。

風櫃斗的花的確沒有烏松崙來的茂密,但是,由於都是老欉,花朵格外飽滿厚實,在鏡頭前面,顯得更加白晰有特色,二話不說,我貪婪的拿起相機再次鑽入花欉中。

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把照片轉入電腦,興奮地po在網路上與好友分享,雖說腳又痛又痠,但是,把握瞬間活在當在的快樂,相對把所有的不適都遮蔽了,這一天的梅花饗宴,哇~真是太超值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