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個陽光男孩

我是一隻咖啡蟲,而且,是隻極其挑嘴的咖啡蟲!一杯咖啡的評價如何,熟識的友人只要看我的小動作就可見出端倪。

對於無法忍受的咖啡,附贈的奶精和糖,我絕不會冷落它們,一股腦全混在一塊攪拌,然後,豪爽的二、三口就解決了。

稍微抱歉但還在可以品嘗範圍內的,先放糖,順著方向攪拌,在水渦即將靜止之前,奶油斜靠在杯緣,緩緩傾注,讓它停留在咖啡上層,自然形成一層保溫膜,每啜一口咖啡,都有濃濃的奶油香,基本上,這種喝法也還算不錯。

極品咖啡,入口甘而不苦,每喝一口,都會回甘,這種就必須喝BLACK ,才能喝出它的好。

前些日子,心血來潮前往清水紫雲巖拜拜。由於非假日,廟前廣場難得清淨,遂與家人安步當車,於四周閒逛。

廟門右側有一台腳踏車咖啡,這是我頭一次接觸到羅式咖啡,由於地處騎樓,且四周車水馬龍,全部家當僅一張桌子,四張椅子,說實在話,這種環境下,我沒對它有多大的期望。

咖啡上桌,我淺酌第一口,以考量是要用哪種方式喝它,不料,它的香醇竟能讓我這隻咖啡蟲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做了一個誇張的動作,且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對這名外表俊秀的年輕男孩,我給了一個不錯的分數。

好的咖啡就要慢慢的啜飲,四個人遂圍著桌子聊起來,男孩放了一片古典音樂CD,安靜的在一旁持著書本看起書來,我不禁對他另眼相待,主動與他攀談起,方知他原在電子業。

「機會留給準備好的人」,這一個下午,我喝到一杯極品咖啡,也瞭解到一個哲理:沒有失敗的人,只有想不想做的人。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