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元宮等你們

在一起久了,習慣成自然,自然成當然,於是乎,從沒深刻感受過能在一起是幾世修來的緣份。

突如其來搬到台北,以前的理所當然,頓時讓距離拉成為一種幾近失落的寂寞,我知道你們一直都在部落格看我的近況,我更為你們為能表達關切努力學習如何留言的用心而感動的紅了雙眸。朋友,老天斷了我好幾條路,但,祂給了我最平坦的大道,那是你們為我撲通的。

一早,不顧刺骨寒風,我依約到淡水天元宮等你們的遊覽車,遠遠看到你們的那一瞬間,心頭一熱,這一刻才發現自己對你們的思念是如此深,若非北、中相隔數十里,若非不能如往昔動輒大夥一塊出遊,我想,我是永遠無法得悉這種思念的滋味。

怒放的櫻花一如你們對我濃郁的友誼,我將所有的思念寄託於紛飛的花瓣,期盼蒼天能讓兒子身體早日康復,我將飛也似的回歸你們身旁,等我唷!親愛的老友們。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也有廿多年沒去了,上次去時老二還沒上幼稚園 … 看到相片的排列方式,還以為像「導覽」:按一張相片就可以連結到說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